首頁 > 宏觀 > 正文

中國大豆種植面積今年大增 如何爭奪“定價權”?

2019年06月11日  07:00   21世紀經濟報道   陳潔  

改種大豆,成為今年北方很多農戶的“高頻詞”。

改種大豆,成為今年北方很多農戶的“高頻詞”。

5月27日到6月1日,大商所組織進行2019年黑龍江省大豆春季考察,一位參加調研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今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改種大豆的面積明顯增加了。

“今年的調研,我們對大豆種植面積調整的感受比較深。我們調研的地方,今年大面積改種大豆了。”該人士表示。

據了解,黑龍江省是我國最大的大豆主產區,面積和產量約占全國40%-50%。據從各方的數據來估算,2019年黑龍江大豆播種面積有可能上升15%-30%。

我國目前仍是最大的大豆進口國,據國家糧油信息中心估計,2019年大豆仍然要進口8900萬噸,是農業農村部預估2019年國產大豆產量的5倍。

大豆種植面積明顯提升

曾幾何時,我國是大豆出口第一大國,即使在20世紀80到90年代,大豆仍然有余量出口。進入20世紀以來,我國逐步成為大豆進口第一大國。

近20年來,我國大豆年產量一直在1800萬噸以下,近年來甚至從最高峰的2004年1740.15萬噸年產量,跌至最低的2015年1236.74萬噸年產量。

與國內大豆產量相對應的是節節上升的大豆進口量,根據海關總署的數據,2014年進口7139.9萬噸,2015年8169萬噸,2016年8391萬噸,2017年9554萬噸,2018年8803.1萬噸。

今年中央一號文件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“三農”工作的若干意見》提出,要實施大豆振興計劃,多途徑擴大種植面積。

3月份,農業農村部印發的《大豆振興計劃實施方案》提出,到2020年,全國大豆種植面積力爭達到1.4億畝。2018年,大豆種植面積約為1.27億畝。

目前,大豆的種植面積提升了嗎?

“從我們看到的情況,確實提升了。”上述參與大商所調研的人士指出,大豆種植僅針對生產者的補貼,黑龍江2017年是173.46元,2018年大幅度提高到320元,2019年據說不高于270元,雖然價格和2018年相比有所降低,但仍是很高的,因此吸引了很多農戶改種。

根據國家統計局此前的預測,今年全國大豆意向種植面積增長16.4%,吉林、黑龍江、遼寧和內蒙古大豆意向種植面積分別增長37.0%、28.4%、14.2%和14.1%。

根據國泰君安期貨的調研報告,預估今年黑龍江地區大豆種植面積增加幅度為20%-30%左右。東證期貨相對悲觀,但也預估2019年黑龍江省大豆播種面積同比增加 15%左右。

中原期貨農產品分析師劉四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,一些農戶之所以改種,主要有兩個原因。首先是有200多元補貼,從收益的角度出發,一些農戶會從玉米改種大豆。其次,這些年訂單農業比較火爆,一些地方結合下游深加工的需求,比如說種植非轉基因、高品質大豆,收益會更高一些。

農業農村部發布的2019年5月中國農產品供需形勢分析指出,在生產者補貼政策支持下,上年度東北部分地區大豆種植收益好于玉米,今年大豆生產者補貼仍明顯高于玉米,農民擴種大豆意向增強,非優勢產區玉米播種面積預計繼續調減。

根據上述形勢分析,2019/20年度,在大豆振興計劃實施的推動下,中國大豆播種面積將增加至9066千公頃,比上年度增長7.93%;大豆產量1727萬噸,比上年度增長7.94%。

如何掌握定價主動權

種植面積提升,能改變中國大豆的產業地位嗎?

如果按照2018年國產大豆約1600萬噸、進口大豆8803.1萬噸來計算,我國大豆的自主率只有15.4%。

中國提升大豆“話語權”只能一步一步來,產量的提升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“國內的產量增加是慢慢來的,比如從2018年的1600萬噸上升到2019年的1700多萬噸。”上述參與調研的人士表示。

我國大豆畝產量較低,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7年,大豆單位面積產量為1853.59公斤/公頃,每畝產量僅為123.57公斤。如果按照目前的畝產量,大豆如果想完全依靠國產,需要占用大量耕地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“我國大豆對外依存度很大,不可能完全實現自我供應。而且大豆與米、麥子、玉米不一樣,是泛糧食的概念,不需要劃定那么嚴格的紅線。因此,我認為國家將逐步提升大豆的自給率,這樣的話,也有利于我們在整個大豆市場上的定價權。”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此外,我國大豆急需“提質增效”。

“現在,我們提大豆振興,但是無論是從價格還是產業利用上,國產大豆都比不過國外大豆。首先,價格上進口大豆一噸3000元左右,而國產大豆最便宜也要3400元一噸。其次,國產大豆主要是蛋白質含量高,在出油率和豆粕上的產出方面,不如進口大豆。”劉四奎說。

他表示,我國曾經是大豆第一大出口國,現在是第一大進口國,失去了定價的主動權。目前的局面是市場選擇的結果,也需用市場的手段來改變。

“首先,需要提升種植的方法,要精良選種,提升畝產量。再次,要努力開拓中游市場,進行概念性種植,比如綠色、環保、非轉基因等,來提升利潤。最后,要結合期貨、保險等產品,降低價格波動對農民造成的風險,使他們愿意種植大豆。”劉四奎表示。

上述參與調研的人士也指出,我國大豆種植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。“現在,我國國產大豆主要使用于食品制作,沒有過多的工業需求。而進口大豆則形成了榨油-養殖飼料的下游一個比較完善的產業鏈,因此需求較多。未來,我國大豆需要振興,要關注兩個方面:首先要提高大豆的單產水平;其次,國產大豆要開拓中下游的用途。”

根據《大豆振興計劃實施方案》,到2020年,全國大豆平均畝產力爭達到135公斤,縮小與世界大豆主產國的單產差距。我國食用大豆蛋白質含量、榨油大豆脂肪含量力爭分別提高1個百分點。此外,全國大豆化肥、農藥使用量保持負增長,力爭到2020年化肥、農藥利用率均達到40%,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到80%。

滿足我國大豆需求,仍然需要“自產+進口”兩條腿走路。白明表示,我國提出使大豆進口來源地多元化,這是必須的,能夠保證我國大豆進口的安全性和市場的穩定性。

日前,中國商務部、農業農村部與俄羅斯經濟發展部、農業部共同簽署了關于中俄大豆合作的發展規劃,為全面拓展和深化兩國大豆貿易領域全產業鏈合作奠定了重要基礎。

 返回21經濟首頁>>

分享到:
相關新聞
乐天堂fun88 秀山| 广州市| 维西| 鸡西市| 沙湾县| 大厂| 黄梅县| 正阳县| 白朗县| 鸡泽县| 珲春市| 永昌县| 会宁县| 嵩明县| 通城县| 贵阳市| 军事| 偏关县| 孟州市| 海盐县| 广丰县| 东乌| 亳州市| 华阴市| 高唐县| 驻马店市| 岗巴县| 个旧市| 同心县| 黄平县| 宜昌市| 日喀则市| 宜兰市| 宿迁市| 阜南县| 台安县| 卢氏县| 昌吉市| 商都县| 会昌县| 太康县| 林州市| 安泽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拜泉县| 龙里县| 平舆县| 岢岚县| 海伦市| 泸州市| 长顺县| 开江县| 寻甸| 吴川市| 大连市| 云和县| 大连市| 正定县| 常宁市| 永昌县| 沙雅县| 渝北区| 庆元县| 大埔县| 巫山县| 胶州市| 敦化市| 古田县| 西丰县| 留坝县| 上高县| 若尔盖县| 鱼台县| 乌兰浩特市| 乌苏市| 长海县| 信阳市| 姜堰市| 新竹市| 中西区| 永昌县| 湖口县| 乌什县| 东源县| 佛学| 瓦房店市| 安康市| 阿坝县| 西城区| 平定县| 扎赉特旗| 孝义市| 济阳县| 阿荣旗| 普安县| 太原市| 南陵县| 西华县| 鄂温| 富民县| 钦州市| 都兰县| 盈江县| 斗六市| 金沙县| 乐清市| 灌南县| 小金县| 略阳县| 成安县| 盖州市| 禹州市| 翁源县| 东海县| 台中市| 清徐县| 沈阳市| 拉萨市| 崇州市| 大宁县| 兖州市| 宜君县| 建德市| 肇东市| 海盐县| 新沂市| 扬州市| 乌拉特中旗| 滁州市| 比如县| 呼伦贝尔市| 峨眉山市| 保亭| 瓮安县| 奎屯市| 阳新县| 修文县|